您所在的位置: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实时资讯 » 项目动态 全球经济重演“1929年大萧条”?

全球经济重演“1929年大萧条”?

有9人浏览 日期:2020-03-25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分享到:
  在过去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全球多国股市出现熔断,经济活动受疫情影响停滞不前,法国经济部长甚至直言,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只有1929年大萧条可相提并论

不过,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看来,虽然今年全球经济将面临严重衰退,但在2021年仍会迎来复苏。格奥尔基耶娃于3月23日表示,“2020年,全球经济将呈现负增长,这一经济衰退至少与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一样严重,甚至更严重,但我们预计2021年经济会复苏。”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也在3月22日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虽然近期国际疫情扩散蔓延,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加剧,欧美国家和新兴市场的股市已经平均下降30%左右,但目前断定全球已经进入经济危机还为时尚早

1、全球经济迎来大衰退?

虽然近期市场利好不断,以美联储为首的多国央行纷纷出台宽松政策,3月23日,美联储甚至抛出了无限量化宽松QE救市,不少国家政府同时还祭出相应的财政政策救市,但这依旧没有扭转市场颓势,触发熔断仿佛成了家常便饭。

美联社称,恐惧在蔓延,不确定性笼罩着金融市场。

而根据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两位著名经济学教授萨伊斯和祖克曼的预测,如果美国更多地区因为疫情不得不实施类似旧金山湾区的封锁措施,美国GDP今年可能收缩7%以上

而摩根大通此前预测美国GDP将在疫情期间下降14%,高盛甚至预计将会下降24%。

富达国际全球宏观经济及投资策略分析总监Anna Stupnytska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鉴于新冠病毒发展的不确定性,以及对实体经济的重大溢出效应,此刻似乎看不到美国经济在今年下半年实现剧烈的V型反弹的可能性。”

当地时间3月24日,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新冠肺炎疫情触及实体经济,并且可能在全球范围内对价值链产生持续影响,这样的情况只有1929年经济大萧条可与之相提并论。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马伟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美国、欧盟、日本今年大概率会出现衰退,因此全球经济在今年极有可能出现衰退

穆迪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团队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至少到第二季度,全球经济都将急剧收缩。”由于新冠病毒的威胁,经济活动将受到限制,人们信心下降、预期收入降低、商业投资降低、就业出现紧缩、经济出现衰退、消费者的支出也将同步下降,对美国GDP增长会造成永久性的打击“。

2、中国金融市场影响较小

作为全球经济的参与者之一,中国必然会在这一“经济乱世”中共担风险。

马伟表示,目前,中国经济的增长与外贸产业的需求密切相关,欧美的衰退会导致外部需求出现大幅萎缩、中国产能严重过剩。此外,“衰退所带来的恐慌以及踩踏效应,肯定会波及中国资本市场”

由于此次经济衰退的其中一大原因是疫情本身,中诚信国际宏观金融研究部分析师李路易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随着全球疫情的蔓延,有四个方面的不确定性需要高度关注。“首先,输入型病例给国内疫情管控、复工复产带来挑战;其次,疫情的蔓延对国外金融市场冲击显著,进而有可能传导至国内金融市场;再次,全球央行量化宽松给国内货币政策稳增长、防风险带来制约;最后,疫情持续全球经济疲弱将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外部需求以及产业链冲击”。

不过,就目前而言,中国金融市场受到的波动影响并不激烈。央行副行长陈雨露3月22日表示,从实际情况来看,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发生后,中国金融市场经受住了考验,表现出高度稳定性,波动幅度很小。目前,中国金融市场运行平稳正常,市场预期稳定正常,宏观政策的空间和储备充足。

中诚信国际国际业务部分析师王家璐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美联储带动的降息潮或对新兴市场带来利好,且目前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的政策性利率都位于历史低位。而利率下行旨在为其货币政策打开空间,缓解货币贬值的压力。因此,一旦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资金就会加速流入新兴市场国家。从国内来看,由于疫情防控得力,经济政策空间具有相当大的灵活性,从而凸显出中国经济基本面的相对优势,外部货币宽松也有助于缓解海外流动性风险向国内传导。包括中国市场在内的新兴市场配置价值将进一步凸显,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有望增加。

3、应对衰退需从根上解决

想要应对全球经济衰退,就需要找到问题的根源。

从政府层面来看,积极控制疫情是根本。从3月24日的亚太市场来看,亚太股市集体大涨,A股三大股指涨幅均超2%。马伟认为,亚太市场的良好表现,有一方面的原因是缘于中国等一些亚洲国家对疫情的防控取得了成功。

政府还需要认识到盲目使用各项救市政策并非良方。3月23日晚间,美联储宣布了史上最激进的货币宽松措施之一,无限量化宽松。单是本周,美联储就将购买375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2500亿美元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

华创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牛播坤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美联储救市要学会因时而异,一味把2008年的药方都用一遍,这不是救市,而是赌博。”

Anna Stupnytska也认为,美联储的行动给处于压力之下的市场和经济提供了重要支撑。“但是,这些努力还需要更大程度、更及时的货币政策配合,最终才能有效地遏制经济下滑,以及有效地帮助经济复苏”。

此外,牛播坤还提出了一条新的路径,即通过中美之间政策的协调,稳定消费和产出,从而达到稳定全球经济的目的。

另一方面,企业也是本次全球经济风暴中的一个承伤主体,如何减少企业遭受的伤害并走出阴霾对于稳定经济也十分重要。

安永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服务(CCaSS)主管合伙人唐嘉欣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到,

首先,由于疫情的传播,企业需要重视企业自身员工与利益相关方的健康与安全风险;

其次,疫情之下,供应链承压,企业需要及时做到对风险的研判、加强供应链上下游的沟通、逐步有序复工复产以及客观面对合同履约的问题;
      第三,上市公司还需要在疫情期间遵循证券监管机构和交易所的要求,积极做好“抗疫履责”信息披露的工作;

最后,通过此次疫情,企业还需要学会建立健全常态化的社会风险管理机制,包括通过制定平时管理守则、疫中设立临时机构开展应急管理、危机后快速修复。

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也认为,危机之下,企业往往会存在五个问题,包括将理论知识当作内化现实、员工安全至上但缺乏制度保障、乐观相信需求回顾、企业内部缺少沟通和共识以及忽视长期性的影响。因此,要解决上述企业存在的问题,企业可以从保护员工安全、稳定供应链、保持客户联系、进行财务压力测试以及整合指挥中心五大方面来进行应对。(记者 张者昂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